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

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 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

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LOGO

那梅

每年冬天,在还是不懂世事的时候,在屋角腊梅沁人的时节,爷爷会带着我,将那些将开未开的腊梅摘下来,放在簸箕里晒太阳,然后那些花就会变得皱皱的,最后用玻璃瓶将它们封存起来,在夏天的时候,再在杯子里让它舒展,开出冬天的颜色。

只是,时间翩然轻擦,荡走了屋角的腊梅,也飘散了浓浓的幽香,那梅,在很多地方的腊梅中都不曾寻到。

是的,时光泛黄,那梅在记忆里面已经不再清晰,可是每到冬天,那冷沁的香气总是将我的内心填满,仿佛,看见了那一段干净的日子。或许我们都在成长,长大总会失去那么一些些东西,现在的我已经寻不到那时候的腊梅了,可能这一点点小小的遗憾就是我长大失去的吧。

他们总说我较真,总说我固执,可能我只是太看得起自己了吧。在念书的时候我有看到过一句话“长大是很疼的,就是亲手将自己的棱角全部磨平。”我当时都在想,我可以在长大的时候保护好自己的棱角,在繁杂的人世间保有一颗真心,可以在翻阅旧日日记的时候,能看到还是这样一个纯粹,真实,美好的自己。

可是,现在的我毕业两年半,前两年在遵义,之后便一直在河南商丘,那天,我们项目部的腊梅开了,沁人心脾,冷香馥郁,犹记起当年爷爷的腊梅茶,那时的期盼,便小心翼翼的摘了些,还是让它们在时光里晒太阳,然后装在可以将阳光折射出彩虹的玻璃瓶里面。

现在是四月,北方的天气终于开始回暖,想起年前的趁兴而做的腊梅,从柜子里面找出来,看起来皱巴巴的,寻一个玻璃瓶,丢几朵在里面,加入开水,像小时候那样守在旁边,看它们旋转,舒展,散发……

    终于,不烫了,时隔十年,再尝腊梅茶,幽香馥馥,只是,这茶好像没有了那时的味道,大概以前爷爷给我的腊梅茶里偷偷帮我放了蜂蜜吧,少了点甜腻,涩涩的,可能终究我的棱角还是不那么尖锐了吧,长大,始终是不可避免的。不过现在的我,似乎喜欢这香而不浓,涩而不苦的味道,只是,现在,再也看不见关于我思念的那梅了……

上一篇谁的人生不经历点儿悲剧
下一篇返回列表
X

中铁八局集团有限公司市政工程分公司